申博Sunbet官网

加媒:西方媒体日薄西山《中国日报》冉冉升起

537 607
加媒:西方媒体日薄西山 《中国日报》冉冉升起
时事述评 - 贝壳村

加拿大《环球邮报》近日文章,原题:西方媒体的萎缩与《中国日报》的扩张。内容摘编如下:

记者生涯里总少不了那些令人心神不宁的时光。我试过花了一个周六下午的时间去看纪录片《头版:跟随的一年》。在这部电影里,它着力呈现出了《纽约时报》面对“西方”媒体时所承受的巨大挑战,以及冲击之下笼罩着《纽约时报》新闻办公室的黯淡氛围。

之后的那个周一,一位派驻中国工作而正在意大利旅游的友人,着名的公共关系顾问和博客写手杰里米的一条微博突然出现在我的电脑屏幕上:“在我住宿的意大利酒店里,唯一且仅有的英文报纸就是《中国日报》了。”

短短的十几个字有力地将现今全球媒体界正在发生的势力版图变迁给概括出来了。它将可能改变主流大众的想法 - 改变我们的乃至整个世界的价值体系。当西方的报社和广播台一间间地倒闭、裁员、提高收费标准之时,中国的媒体势力逐渐扩展,卡塔尔的埃米尔酋长(注:赞助了半岛电视台)和普京带领下的克里姆林宫也在不断地提高影响力和辐射范围。

几年前被派遣到中东工作时,我才第一次注意到这个现象。也许是因为经费限制,中东的英文报纸很少依靠美联社和路透社来获得新闻。在那里,新华社所提供的,有意无意地夹杂中国全球视野且收费低廉的文章也就成了聊胜于无的替代品了。

如今的中国的官方发言人 - 《中国日报》,在1981成立之时的受众也就仅仅局限于前往中国的一小撮西方人,但现在的它已经走向了世界。在那些缺钱的西方媒体集团,如《环球邮报》(在2010年中加建交40周年之际,和《中国日报》合作出版了特别版块)以及《华盛顿邮报》(出版一本完全由《中国日报》编辑部策划的名为“中国观察”的“收费别册”)的帮助下,《中国日报》的步伐越迈越大。亚洲内发行的各类报纸也不时会在内页夹带一些名为“《中国日报》亚洲周刊”的刊物。同时,《中国日报》也免费提供美国版、欧洲版以及香港版任人租看。而且,它的官网还毫无收费门槛,全免费对外开放的。

不仅仅只有中共想要告诉你它对世界大小事的观点。很多东南亚的酒店都将《今日俄罗斯新闻》纳入他们的海外电视频道菜单中,在之前就只有英文新闻频道能被收入其中。就如新华社和《中国日报》那样,除去节目里电视台的幕后老大(也就是克里姆林宫)对着你大谈感想的环节,这电视台的节目还是不错的。

* 这与谁能得到最多的广告宣传费无关,这与全球对话、以及谁来架构它有关。一个米兰的游客可能会花一个上午时间了解叙利亚击落土耳其战斗机引起的广泛愤怒,但现在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中国日报》版的事件过程。《中国日报》在热切地报道了阿萨德重组内阁、修订宪法和“选举”了新议会后,提到了这次土耳其战机的坠落。

这种事从古就有:

权贵贪婪地吸取经济发展的成果,直到泡沫破灭。在古罗马发生过,在大多数西方文明里也发生过。现在它又一次在西方重演了。我们都知道。但我们无动于衷。指出真相的人被贬为贱民。权贵们得以继续享受。默哀。

* 媒体倡导军队巡检以减少犯罪。

而圣路易斯的居民称赞军队入驻社区。

* 我住中国已经十年以上了,目睹了西方是怎样把对这个国家的渲染演变成了现在几乎歇斯底里的恐慌程度,大多数西方媒体抨击中国,就算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不放过,而他们又如此缺乏分析。我能完全理解,为什幺中国感受到他们有必要把自己的声音(如果你喜欢,称它是中共宣传也无妨)传到外面来,来对抗西方或俄罗斯或海湾的阿拉伯世界对中国的解读或其他战略意义考量。我仅仅建议,总体来说,西方记者应该对全球经济市场提点有贡献的观点,而不是盲目地追求他们国家的利益。当然,我建议他们‘公平公正’对待所有事物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那样的话他们就不会从渥太华或华盛顿手里得到现钞。但他们工作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在一个有个人偏见的环境里,他们所做的就是渲染所有事物,比如,决定把中国渲染成什幺样子?怎幺渲染?(我猜如果在这点上我提到乔姆斯基,我的帖子很可能就会被删除)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选择这样的媒体,当消费者购买报纸的时候,所有的偏见都被提前过滤了,无论是西方的,亚洲的,阿拉伯世界的,还是俄罗斯的。关于(偏见)这点,我看过的最好例子之一,是一个从俄罗斯来流亡到美国的定居者,他说,“俄罗斯和美国都在制造宣传,仅仅有一点不同,那就是你们美国人只相信你们自己的媒体。”

现在,让我们从这个主题跳到全球即将到来的网站付费门槛上。我必须说,《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赚了我的钱,但是是通过独立的调查和报道,以及高质量的分析赚得的。你绝对不可能从曾引以为傲的《环球邮报》里看到(当我12岁的时候,《环球邮报》是更好的读物),相反地,环球邮报作者写的内容,事实上经常是从其他网站---比如Gawker和TMZ---剽窃来的材料和观点。

* 谢谢默多克(美国传媒大亨),布莱克(加拿大传媒大亨)等等。

* 中国扩张其媒体很正常。每一新兴国家都会经历这一过程,印度媒体也在经历相似的扩张期。无论是本文作者自己不知道还是不想让你知道,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 我读来自世界各地的新闻故事(加拿大、美国、俄罗斯、中国、伊朗……)为了没有偏见地看待特定事件的意义。今日俄罗斯其实更客观,新华社有点胆怯以免引起麻烦,美国/西方媒体告诉人们该用哪个角度看世界。

* 我喜欢这个从不同的新闻来源和不同的评论观点来获知新闻的主意。我不相信会有哪个新闻机构是完全客观的,那幺接近真相的唯一办法是看看其他新闻机构。你一定要以怀疑的态度来阅读所有这些新闻。

* 在不可原谅的偏见并看某些强大的利益集团眼色行事方面他们(美联社和路透社)是久经考验的。

* 默多克还有布莱克掌控的媒体集团实在是太恶心了。

* 远的不说,就说今天对土耳其战机事件的可耻报道吧。土耳其军队战机在叙利亚领空环绕,土耳其政府甚至还允许了它的国土作为对抗叙利亚的战场,然后今天就有一架土耳其战机被击落。你觉得叙利亚政府是罪魁祸首吗?

* 《纽约时报》在没落了,就好像树脂和蜗牛那样慢慢坠落。你第一个提及的记者他自己也该为这种现象而反省。你们(媒体人)就是一组犯罪团队,欺诈人民、扭曲事实、背叛国家无所不为。这世上会发生的这幺多罪案动乱都是因为你们的煽动。

我一直都抱着娱乐的心态来围观现代媒体的衰退和没落。你们现在的处境正是被榨干的蠢才们该有的下场。看看你们所写的每一篇垃圾文字,再看看经你们审核而幸存下的那些充满真诚的评论吧,你们就是活该。

新宪法和议会对大马士革、莫斯科和北京以外的观察家来说,只是一种巩固独裁政治的改革假象而已。但在杰米里的酒店里,没有人被告知要有这种怀疑态度。

“对于美国来说,推翻不听话的叙利亚政府是推翻德黑兰政府的必要步骤,而这又是控制全球石油和保持美元地位的全球性战略,”日报社论如是说。

一些人表示这是公平的做法,因为西方媒体在阿拉伯之春中扮演了主角(包括在那之前美国入侵伊拉克)。总而言之,《中国日报》只是在全球化事件中提供了不同视角,也被赋予了这样的任务。但威胁在于,其他国家政府的喉舌开始崛起,有着独立和客观精神的西方媒体却在此时陷入了危机。

新媒体乌托邦主义者会告诉你,博客、微博和Facebook会急着填补日益增长的空白,并将做的比所谓的古板的纽约、伦敦和多伦多的新闻编辑室做过的要好。

社交媒体有助于辩论,同时能扩充和挑战主流媒体和亲历者的证据和独特的视角,这些都最好不过了。但是没有真正独立的博客写手可以承受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或敢承担随之而来的律师费)对公司欺诈的指控展开调查。对于一位未经训练,没有装备又没保险的博主,去正在战争状态的苏丹和阿富汗探险也是不可取的。

纵观最近危机的叙利亚,以及之前的利比亚和埃及,新华社和RT新闻即使在西方媒体减少自己的付出的时候都投入了前所未有的金钱和资源在现场报道。或许这样的情景并非不可想象:在不远的将来,只有新华社和RT,而不是美联社或BBC,的记者会出现在国际危机现场,意味着关于世界动态人们仅能得到北京或莫斯科的版本 。

你不要错过从西方记者被禁止(报道)的XZ淌出的新闻细流,从唯一的官方媒体和一些大胆的博客那透露的消息来看看都发生了什幺,过去的一年在青藏高原已有空前的30起自F事件,这也暗示了许多藏民感到了绝望和隔离,但除了通常攻击DLAI很少有中国媒体关于他的深度报道。

”我不会为这买单,我可以在其他地方得到这些消息。“这是今年秋天,《环球邮报》宣布将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后尘,引入一个付费网站之后,读者给出的最多的反应,读者认为互联网上到处都有免费的信息。

如果我们只谈钱的话,这倒是没错。

以下是网站上的网友评论:

* 我更喜欢俄罗斯的电视台,在播报和分析新闻方面,都比美国网站客观多了。

* 中国报纸不会像美国幕后操作的那些媒体一样,试图告诉你这世界所谓的真相,不是吗?世界对于来自西方的谎言和消极的观点都厌烦了,《中国日报》和一些北京记者也是如此。是哪些媒体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援救利比亚平民的事上对我们撒谎?是谁嘲笑北京奥运会上假唱的小女孩却忘了布莱恩亚当斯在温哥华干过一样的事?又是谁指责中国操纵汇率,自己却在国库里数万亿的加印美元?